许昌日报客户端

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

关 闭

【解局】今后几年,中国要跟美国“疯狗”国防部长过招了

摘要:


特朗普的候任内阁名单上新添了一个名字:詹姆斯·马蒂斯。他被提名为国防部长。而他更著名的绰号,则是“疯狗”(Mad Dog)。


他是谁?他的上台,会对中美关系带来什么变化?


履历


马蒂斯的履历堪称辉煌。他是四星上将(美国军队现在的最高军衔),在海军陆战队服役了44年,退休前曾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官负责指挥美国在中东、中亚和北非地区的军事力量。


要知道,在美国覆盖全球的六大司令部中,中央司令部可谓“独领风骚”。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还有往前数的海湾战争,以及正在进行的打击IS,无一例外,都归中央司令部管。


事实上,马蒂斯正是发迹于这些战争——


海湾战争,中校军衔的马蒂斯,率领海军陆战队7团1营与伊拉克军队鏖战;阿富汗战争,升任上校的马蒂斯,成为了美军历史上第一个指挥了海军部队的海军陆战队军官,其后又统领海军陆战队第一远征旅击溃塔利班军队;伊战,已经是少将的马蒂斯,指挥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在伊拉克战争最血腥的费卢杰战役等多个行动中,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丰富的战争履历,也让马蒂斯得到了特朗普的高度认可。特朗普在宣布对马蒂斯的提名时,称赞他是“最像巴顿将军的美国将领”。




“疯狗”


前面说到伊拉克战中“最血腥”的费卢杰战役。正是在那场战役后,马蒂斯获得了“疯狗”的绰号。


原因之一据说是,马蒂斯曾下令攻击一个疑似武装人员安全屋,造成了40多人死亡。但伊拉克官方称,这次行动是对一个婚礼派对的屠杀,包括13名儿童在内的平民惨遭杀害。无疑,美国军方和马蒂斯坚称,他们的行动符合规范。尽管两方各执一词,但马蒂斯在战争中冷酷的形象,就此流传开来。


被称为“疯狗”的另一个理由,是马蒂斯粗鲁直白的讲话风格。


比如2005年,在圣地亚哥的一次内部集会上,马蒂斯在发言中说:“当你到了阿富汗,看到某些人因为女人没有戴面纱而殴打她们,长达5年。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男人了,所以,射杀他们充满了乐趣。”一些人因此诟病马蒂斯,认为他“以杀人为乐”。


其实,除了“疯狗”,马蒂斯还有另一个绰号:“武僧”


之所以被冠以这一称号,是因为马蒂斯一生未娶,没有儿女。与那位“嫁给国家”的朴总统相似,马蒂斯则称自己是与海军陆战队结婚了。


既是“僧”,就也有“修身”的一面——作为一名戎马倥偬数十载的军官,马蒂斯拿的却是历史专业的文学学士学位,家中藏书七千册。对他麾下战士征战的区域,尤其是中东地区,他都会详细研究当地的历史文化背景。



“要有礼貌,要职业,但如何杀光遇到的人,则须计划周全”


豁免


那么,得到特朗普的提名后,马蒂斯能否顺利上岗?


其实他面前还有一道重要的坎。根据美国法律,国防部长必须由文官出任,马蒂斯显然不是;如果侯任者为退役将领,那么他必须已经离开部队至少7年,但马蒂斯才退役3年。


因此,要当上国防部长,马蒂斯就必须获得国会的豁免。上一次美国的国防部长取得此种豁免,还要追溯到66年前——1950年,杜鲁门提名的马歇尔将军取得了国会豁免。


不过马蒂斯也无需太担心。首先,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对他评价不错;其次,对于此事最有话语权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也曾专门向特朗普推荐过马蒂斯。因此,美国国会给马蒂斯开绿灯的可能性也不小。



“世界上总有些混蛋需要被射杀。世界上总有猎人跟猎物。是成为猎手还是受害者,取决于你是否自律、狡诈、服从以及警惕。这中间当然有绝大的乐趣。”


布局


算上国防部长在内,截至目前,特朗普已经提名了13名内阁成员。与很多人之前担忧的不同,特朗普的阁僚名单看上去还比较多元,而不是“清一色的疯子”。他们之中,有右翼人士,有银行家,有少数族裔,也有女性。


比如,华裔赵小兰被提名为交通部长,让少数族裔也出现在了内阁中;“另类右派”班农锁定了白宫策略长,显示了特朗普在继承竞选时对许多社会和国际问题的表态;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里伯斯任幕僚长,是特朗普与党内建制派的一场妥协;而美国著名的“破产大王” 罗斯侯任商务部长,他对TPP的反对、以及曾经保住美国钢铁就业岗位的履历,也让他成了特朗普经济和贸易政策的最佳执行者;卫生部长人选普赖斯,则素以反对奥巴马医改著称。


可以看出,特朗普在人事选择上展现出了一定的“理性”,正在谋取一个微妙的平衡。一方面,他要坚持选前政策承诺;另一方面,也要争取党内、也就是未来的国会支持。“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特朗普的“人事棋”目前看来下得也算稳健。


那么,一旦顺利上任,“疯狗”又将给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带来何种影响?



“当你回家遇到反战示威者,看着他的眼睛,跟他握手。之后,朝他的女朋友抛媚眼,因为她知道跟她约会的是个怂蛋。”


未来


或许多少可以从马蒂斯的履历中进行窥探。


马蒂斯曾经多次表达过对奥巴马的不满。在他看来,正是奥巴马的中东政策,让美国在这一地区40多年经营的影响力出现下降。


比如,他就认为,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伊核协议,只是暂缓了伊朗的核计划和能力,并不能根本消除伊朗核威胁;马蒂斯眼中的伊朗,是中亚和中东地区最大的破坏者,他们赞助的什叶派武装在中东多地造成了武装冲突。所以,马蒂斯或许会以更强硬的姿态面对伊朗。


马蒂斯对中东问题的看法,倒是与特朗普不谋而合。但他们同样存在分歧。


比如欧洲。由于曾在北约司令部任职,马蒂斯非常看重北约的作用,曾经积极致力于推进北约内部效率的提高;但特朗普则在竞选期间表示,北约是“陈腐的”,“对美国造成了负担”,北约各国应该负担更多的军费开支。


至于俄罗斯,特朗普在选举中表达了对普京的赞赏,普京也非常迅速地电贺特朗普竞选成功;而马蒂斯则坚持认为俄罗斯是一个威胁,它采取的扩张主义会“撕裂北约”。


如何处理与特朗普的政策分歧,或许称为马蒂斯上任后需妥善处理的问题。



同时,已被提名为国家安全助理的迈克·弗林,也是马蒂斯未来需要磨合的一位重要同僚。与马蒂斯多数事件上较为平和的立场相比,弗林在伊斯兰、俄罗斯和中国等问题上,都曾发表较为极端的言论。如何“中和”或“限制”弗林,或许也是马蒂斯需要考虑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马蒂斯对于亚太地区的态度非常不清晰。或许与侧重中东和欧洲的任职履历有关,马蒂斯鲜少发表对亚太问题的看法。不过,有分析称,无论谁成为美国防部长,美国在亚太地区还会保持固有立场,甚至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毕竟,他可是个“鹰派”。


文/百里明颐

编辑/公子无忌


责任编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