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导航 让迷失的亲情“归港” ——襄城县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探索和实践

2017-01-16 13:01:10 来源: 许昌报业传媒集团 作者: 李小娟

我要分享:

摘要: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前排左二)到襄城县人民法院视察家事审判工作。

许昌市妇联领导视察襄城县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工作。

家事理念审刑案  圆桌审判迷途返

召开家事审判新闻发布会

家庭赡养纠纷起   法官调解亲情归

“家和万事兴,家固天下安。”然而,老百姓过日子,难免有个家长里短、磕磕碰碰。事儿也许不大,但往往很难断个是非曲直。

当家事闹进法院,对法官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法者,定纷止争也。”如何在定纷止争的同时,让破裂的感情得以修复,让迷失的亲情重新“归港”,襄城县人民法院一直在探索。

2015年7月,襄城县人民法院在我市法院系统率先成立家事合议庭,尝试家事案件由专门机构、专业人员审理,并逐渐形成特色鲜明的家事审判“襄城模式”。2016年4月,该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法院”。

何为“襄城模式”?该模式是如何运行的?成效怎样?带着一系列疑问,日前,记者来到该法院,进行深入采访。

 “诉调”对接,以“和”解是非

“庄重威严”,是不少人对于法庭的刻板印象。然而,设在襄城县人民法院院内的家事合议庭,却给人不一样的体验——

这里,除与民事、刑事、行政审判区分开来外,还有一个“家事文化长廊”,以“家和万事兴、家固天下安”为主线,围绕“和为贵”、“让为大”、“礼为先”、“诚为本”四个主题,以此张贴着干警创作的顺口溜、歌谣、三字经、图画等,即便不识字的群众也能看懂。

“人们常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事纠纷的“难”,就在于不仅涉及到现实纠葛,还夹杂着历史恩怨;不仅要捋清案内的来龙去脉,还要明辨案外的末梢细节;不仅包含财产纷争,还牵涉人身、人格利益;不仅要解开法结,还要打通心结。正因为此,对此类案件,我们不能简单地一判了之,而应重视情感修复,‘诉调搭台、家事唱戏’,以‘和’解是非。”襄城县人民法院院长秦学海告诉记者。

家事合议庭成立后,该法院坚持跳出法院工作抓家事审判,对外,借助综治、文明、妇联、教育、民政等部门行业优势,与之诉调对接,打造平安、文明、和睦、智慧、幸福“五个家庭”;对内,成立家事诉调对接中心,聘请社会法官担任家事调查员、法律人士担任家事辅导员、村组党员担任家事止暴员、民调人员担任家事联络员、代表委员担任家事督导员,形成合力,共同化解家事纠纷。

对家事纠纷,在立案之前、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之后,该法院先进行预立案,再交由家事诉调对接中心分流至社会法庭、诉调对接站(点)、行政机关、人民调解委员会、行业调解组织等非诉力量先行调解,特别是离婚纠纷。之所以这么做,为的是在家事纠纷形成案件前设置一个“冷静期”,为立案、审判建起一个“缓冲带”。

为此,该法院专门制定《关于离婚纠纷调解前置工作办法(试行)》,在乡镇政府所在地、主要社区、集中村庄等设立家事调解委员会,名称为“县名+地名+家事调解委员会”。每个家事调解委员会是一个“调解前置”网格,主任是一级网格长,副主任是一级网格员,其他家事调解员是网格员。襄城县所有的家事调解委员会是一个大网格,而襄城县人民法院家事诉调对接中心主任是网格总长。

在家事调解委员会,家事纠纷的调解期最长为30天。对经调解和好的家事纠纷,家事调解员需记入笔录;对调解不成的家事纠纷,家事调解员需出具证明,当事人可持此证明到法院登记立案。

除家事调解委员会外,在一些乡村、社区,该法院成立家事调解员工作室,选派优秀的人民陪审员、社会法官、人民调解员、特邀调解员、退休政法干警及党员干部等担任家事调解员到家事调解员工作室开展家事调解工作。每个家事调解员工作室以家事调解员的名字命名,并结合当地家事纠纷种类、特点及家事调解员的特长与之匹配。

家住襄城县范湖乡的安某(女)与菅某(男)均为“90后”,双方于2015年2月相识、2015年6月登记结婚、2016年2月生育一女。据安某所述,婚后,因婆媳关系不和,娘家人与婆家人经常在村里吵闹,丈夫菅某不但不想办法劝解公婆,还一味地听从公婆的教唆。特别是女儿出生后,因公婆重男轻女,原本紧张的婆媳关系更加紧张。在女儿刚满2个月的时候,安某诉至法院要求离婚。

案件分到家事合议庭后,家事法官发现这对小夫妻有很大的情感修复空间,遂将此案委托至“张海民家事调解员工作室”。2016年5月3日下午,家事调解员张海民将双方通知到工作室,通过释法明理、后果评估,让安某明白不能因一时冲动离婚而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对菅某当面进行批评教育。最终,菅某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当场向安某道歉,而安某表示愿意再给彼此一个机会,申请撤诉。

据统计,自家事审判合议庭成立以来,该法院共聘用家事调解员243名,设置家事诉调对接工作站 28个、家事调解员工作室 5个,收案 1369起,结案1220 起,结案率 89.12%,其中调解 1059起,调解率86.8 %。

创新驱动,“四书一桌”显温情

“离婚有风险,决定须谨慎;如不考虑好,将欠十本账。人财两空时,雪上又加霜……”从2016年12月7日起,凡到襄城县人民法院打离婚官司的当事人,都会收到一份离婚案件风险告知书。

在告知书中,记者看到,该法院从当事人因冲动离婚可能面临的风险出发,围绕“经济账、时间账、健康账、再婚账、情感账、教育账、名誉账、家庭账、事业账、社会账”等10个方面,向当事人阐明离婚并不是解决婚姻问题的最好出路,通过让离婚案件当事人算清“十本账”,使其回归冷静,进而修复情感,挽救婚姻。

“成立家事合议庭,走家事审判专业化的路子,我们可以借鉴的经验并不多,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在摸索中前进。‘ 四书一桌’便是我们所做一些尝试。”该院常务副院长冀超良说。

在该法院,8个家事审判庭均为圆桌审判,布局、色彩温馨,连当事人称谓都由原告、被告改为妻子、丈夫等身份称谓,缓解原被告之间的对立情绪。在家事调解室的布置上,该法院坚持以“和”为主旋律,以“情”为主调,采取“客厅家居式”的布置方式。

对家事案件,该法院按离婚、赡养、抚养、扶养、继承等案由,分门别类地制作格式开庭笔录,便于书记员、审判长、审判员在开庭的每个节点以家为元素先进行感情疏导、家庭教育。休庭后,对一些情绪对抗较大的当事人,家事法官根据案件情况、当事人特点,从人情、大义出发,撰写饱含感情的“家事法官寄语”,通过信件、微信、电子信箱、手机短信等方式发送至当事人,进一步开导。

一旦家事案件宣判,当事人拿到判决书封皮也与众不同。封一以“相亲相爱一家人”小漫画为背景,以“家和万事兴”五个字组成一个繁体“家”字;封二为该法院干警自创的“家和万事兴”三字歌,琅琅上口,便于传诵;封三为《执行催告》,敦促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律义务;封底除印有该法院地址、联系电话、官方网站网址外,还有家事审判中心及五个人民法庭的二维码,方便群众上网查询、互动。

“依照我国法律规定,离婚有两种方法,一是到民政局登记,领取离婚证;二是到法院打官司,由法院下发判决书或调解书。与民政部门颁发的离婚证上只写双方‘自愿离婚,准予登记’不同,法院的《民事判决书》、《民事调解书》均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个人隐私。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我们实行离婚证明书制度。”该院家事合议庭审判长彭洋说。

《离婚证明书》加盖法院公章,内容主要包含当事人自然身份信息、婚姻关系解除及解除的时间、裁判文书案号及文书生效日期等必要的证明信息,不涉及案件事实,既能在防止泄露隐私的情况下起到证明当事人婚姻状况的作用,又能方便当事人携带、保存、使用。

宋某、万某都是襄城县人,因离婚一事闹上法庭。2016年12月初,经调解,两人自愿达成离婚协议,襄城县人民法院依法向其送达了离婚调解书。因该离婚调解书对双方当事人的子女抚养、财产状况及分割方式等方面均有详细描述,考虑到今后可能遇到的尴尬和不便,二人提出《离婚证明书》申请。同月9日,经申请,该法院向二人发放了离婚证明书制度实施以来的首份《离婚证明书》。

“互联网+”助力,家事审判“零诉累”

“真没想到,打官司这么方便!”虽然事情已过去一年有余,但提起襄城县人民法院,在外地打工的于女士仍赞不绝口。

于女士家住襄城县姜庄乡,2015年8月打算起诉离婚,但因身在外地暂时无法赶回,遂向襄城县人民法院电话咨询立案事宜。当得知能“网上预约立案”时,于女士马上按照法院工作人员的电话指导,通过该法院官方网站“网上诉讼服务大厅”提交了相关诉讼材料。几分钟后,工作人员对其材料进行了网上审查,登记立案完毕。

襄城县是一个农业大县、人口大县,每年都有大批农村富余劳动力外出务工、经商。为了给在外地打工、行动不便的当事人提供维权便利,家事审判工作中通过引入“互联网+家事”模式,将信息化与家事审判深度融合,努力打造“家事智慧法庭”,即:家事案件依托互联网平台,借助网络视频、音频等信息化软件优势,运用手机、电脑、电视、摄像、话筒、服务器等科技设备,通过网络传输让不在同一地点的当事人面对电脑、电视、手机,在法官组织下开展诉讼活动。

在官方网站上,该法院专门设立了“网上诉讼服务大厅”,并开通了“网上预约立案”程序。当事人不用来法院,在网上可先预约立案。其中,对符合立案条件且材料齐全的家事案件,该院现场登记立案;对材料不全或需要更正的,一次性明确告知当事人应补足的材料。

为减轻当事人诉累,提升审判效率,该法院还开设了“网上法庭”,“隔空”开审,让当事人足不出户就能把官司打了。对符合“网上法庭”适用条件的家事案件,经诉讼引导,或当事人主动提出,只要当事人居住、工作、生活、学习等场所能上网且能传输视频音频的,法院就予以批准,并尽快安排开庭或调解。如辖区内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不能出门、下地等,该法院工作人员还可携带电脑和无线网卡上门服务。

手机微信是一种随身携带的即时通信手段,具有电脑上网无法比拟的便捷性,只要有WiFi或者手机网络信号覆盖地区,就可随时随地自由沟通。特别是手机微信视频聊天儿功能,多方聊天儿视频可同屏显示。对一些案情简单、事实清楚、争议不大且当事人电脑上网不便又相离较远的家事案件,该法院把法庭“搬”到了微信上。

卓某家住青海省某市,和远赴青海打工的襄城县男青年余某相爱,二人在襄城县登记结婚。后来,因夫妻感情不和,卓某返回原籍居住,并起诉到襄城县人民法院,要求离婚。考虑到原被告相距千里,且原告住处电脑上网极度不方便,无法使用网上法庭开庭审理,为避免双方来回千里奔波,该法院法官在征求双方同意后,建立原、被告微信聊天群,利用手机微信可多方视频聊天的功能,微信开庭对双方进行调解。最终,双方自愿达成离婚协议,整个过程不到半小时。

“今后,诉讼将会和网购一样便捷,大家只要点点鼠标,看看视频,足不出户即可轻松进行网上维权。当然,我们在为诉讼便利打开通道时,希望看到的是当事人真正需要这样的便利,而不是因为便利就去追求诉讼。”该法院家事合议庭审判长彭洋表示。


责任编辑:

附件:

推荐阅读

数字报

许昌云媒客户端(Android版)

请使用手机浏览器扫描

许昌云媒客户端(iPhone版)

请使用手机浏览器扫描

许昌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地址:许昌市龙兴路报业大厦 邮编:461000 豫ICP备:05010577号 业务电话:0374-4399669 值班电话:0374-4399669 邮箱:cn.21xc@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