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云媒客户端

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

关 闭

“捐了对国家有好处”“可以造福更多的人”

已故长葛退休教师将遗体捐献给科研机构 去世前写下申请书,又专立遗嘱

摘要:



黄德民生前在病床上写下捐赠遗体的遗嘱。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

3月19日,在长葛市和尚桥镇坡杨社区,67岁的孙桂枝拿着那张由省红十字会颁发的遗体捐献证明书,心中有对老伴儿的思念,也有欣慰和自豪。3月3日,她的老伴儿、65岁的黄德民在医院去世。这位在生前签订了遗体捐献协议的老人,于当天向省红十字会志愿献遗体接受中心(郑州大学医学院人体馆)捐献遗体。 

这个汉子,走得很干净,却给世界留下了温暖和爱心。

他多次背着家人打听办理遗体捐献申请手续

黄德民当过乡村教师,退休后在村里担任红白理事会干事。 

去世后捐献遗体,并不是黄德民的临时决定。 

多年前,黄德民就对老伴儿孙桂枝和子女说:“将来我去世后,要把身体捐献出去。”当时,家人并没在意。 

2015 年 1 月,黄德民在郑大一附院被确诊患了肝癌。“这如同五雷轰顶,家里的天一下子就塌了!”孙桂枝说。 

在郑大一附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黄德民的身体没有好转。 

一天早上,黄德民对老伴儿孙桂枝说:“我死后,把身体捐了吧!”孙桂枝缓缓抬起头,注视着他,刹那间眼泪夺眶而出,说:“为啥?”黄德民平静地回答:“捐了对国家有好处。” 

“爸,你为啥要捐遗体?”黄德民的女儿黄克问他。“我的病治不好了,但是医生根据我的身体搞科学研究,以后可以造福更多的人!”黄德民说。 

“我听了这样的话哭了几天。”黄克哭得泣不成声,“我爸提出捐献遗体,我万分不愿意,但他这是为社会作贡献,我咋会不支持他呢?” 

后来,考虑到在医院里再治疗下去也没有什么效果和意义,医生建议黄德民回家休养。出院后,黄德民好几次背着家人去市红十字会咨询办理遗体捐献申请手续,并写下申请书。

他催家人办理遗体捐献手续,特意说明不留骨灰

2016 年腊月初十晚上,黄德民没吃饭就睡了,结果第二天就起不来床了。看情况不对劲,孙桂枝赶紧让儿女带着黄德民去看病。 

在郑大一附院治疗一段时间后,黄德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医生就下了病危 通 知 书 。 躺 在 病 床 上 ,他 对 老 伴 儿说:“我死后要把身体捐献给国家,你们尽快替我办理捐献手续吧!” 

“爸,你走了,把身体也捐了,骨灰也不给我们留?”黄克说。“留啥呀,我奉献给国家的医学事业吧,骨灰就不要了!”黄德民说。 

过了几日,走到人生边缘的黄德民央求老伴儿尽快为他办理捐献手续。“咋还不去给我办理手续呢?是不是哄我嘞,不给我办了?”病重的黄德民催问老伴儿。孙桂枝抹着眼泪说:“孩子正在给你办手续呢!” 

3 月 3 日零点 30 分,黄德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医生宣布死亡后,省红十字会志愿献遗体接受中心工作人员赶了过来。家属含着眼泪颤颤巍巍地从床边拿出了一张黄德民在病床上亲手写下的遗嘱,哭着念了出来:“我死后无条件地奉献给医学科学事业,为祖国医学教育和提高疾病防治水平,贡献自己最后一份力量。不留骨灰。”

他虽然离开了,却以另一种方式造福他人

说起黄德民,村里的人不约而同地说:“他朴实、善良,是个热心肠。” 

“他有什么事全自己扛着,对别人永远都很好,唯独对自己苛刻。他不舍得买衣服,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他把省下来的东西都送给别人。”孙桂枝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呆呆地望着整理出来的遗嘱和捐献证明书,止不住地流泪。“他把别人都照顾好了,就是不关心自己。” 

“ 爸生前 ,我跟他商量,他去世以后,我们给他举办个告别仪式。他制止了我,说应该带头节约办事。”黄克哭着说,“爸说啥也不让办告别仪式。他说这样走了也不用麻烦乡亲们来吊孝了,也不要收人家的慰问金了!” 

3 月 3 日,黄德民走了。根据生前遗愿,他的遗体将用作教学和科研。他虽然离开了,却以另一种方式造福他人。 

这个平凡而伟大的汉子,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给了这个世界暖暖的爱。

责任编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