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日报客户端

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

关 闭

改善儿童生存环境 避免“可怕的轮回”

摘要: 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是端午传统之后的普世节日。 对这个节日,往往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庆祝与欢笑,以成年人的姿态向儿童表示节日快乐,显示出成人与儿童的平行世界观;还有一种则是沉思与反省,放低成人的膝盖,与儿童的视线齐平,看看他们世界的真相。

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是端午传统之后的普世节日。

对这个节日,往往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庆祝与欢笑,以成年人的姿态向儿童表示节日快乐,显示出成人与儿童的平行世界观;还有一种则是沉思与反省,放低成人的膝盖,与儿童的视线齐平,看看他们世界的真相。

我们选择第二种。不是因为排斥庆祝,更不是因为不懂欢笑的重要,而是我们在深一层的想法里,并不将儿童与成人放在不同的区隔当中——尽管儿童需要不一样的照料——但在儿童那里,他们所受到的待遇,其实也是成年人受到的待遇,两下并不是井水不犯河水。

要理解这一点,并不难,去读读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就会明白。我国作为公约的缔约国,也答应要全面履行这个公约的内容。通读下来,你会发现,儿童公约规定一揽子权利,完全适用于成人。这是因为,无论儿童还是成人,只要以人的标准去对待,就会汇流一致。

儿童享有一个人的全部权利。正如联合国儿童公约四大原则体现的那样:不歧视,儿童利益最大化,生命权生存权发展权,尊重儿童的意见。我们今天对待这个节日,鲜花与欢乐不应该是全部,最应该做的还是检视儿童的生存环境,为不足发声,因为这不仅关系儿童的处境。

不需要做很多案头工作,只需翻检这两年新闻舆论的热点事件薄,就会发现儿童受虐待、留守儿童自杀、拐卖儿童、性侵儿童等分门别类的悲惨事件。它们可以联系许多具体的案例,这说明,在政府层面上更好地解决类似生存发展权利,仍需努力,儿童的不幸也就是社会的不幸。

我们无法想象存在这么一个社会,那就是儿童受到不公正待遇,然后成年人却能安然无恙。在杨改兰杀子事件中,我们看到了被贫困与不公吞噬的儿童与成人,无差别地坠落深渊。在贵州留守兄妹相约自杀的暗影里,儿童的悲惨世界映衬着打工父母的生存挣扎。

我们不只是想把儿童问题引向农村,实际上,在城市当中儿童与成人的境遇也会捆绑到一起。中产阶级的家庭在解决了阶层流动性之后,发现子女入学受到层层限制,教育平权问题突出,其间折射出的绝望感丝毫不亚于杨改兰。儿童遭受的不公填满了城乡沟壑。

对于这些由儿童权利引出的问题,社会并不总是能自如应付。在大连某餐馆发生疑似踩踏顽童一事中,成年人的世界尖锐对立。而一句“坏人变老了”的流行结论上,更显示我们对跨年龄的社会问题缺乏有效应对之策。儿童问题不解决,社会问题也就不会安宁。

需要承认的是,许多时候,我们会把儿童当做成年人的附属品,不承认其独立性,联合国承认的儿童自由发表权,在生活中会被成人压制或剥夺。在不能平等对待儿童的集体无意识中,有时已经走得太远了,以至于当儿童长大成人,同样压制新世代时,我们看见了可怕的轮回。

承认儿童有着独立见解,尊重儿童的独立看法,会让一部分成年人感到权威受到了威胁。但如果不经历这一步,不光是儿童被扭曲,也会让成人的扭曲得不到治愈。七零后、八零后当了父母之后,据说平等相待原则得到了更好的拥护,但愿此风强盛。

儿童的世界观能不能给成年人更多启发?答案是肯定的。成年人会不会为了儿童享有全面的权利而奋斗?答案则模糊得多。一个适合儿童成长的环境,也必定是成人的福音。所以,依据儿童的权利清单去努力,是作为成年人应有的责任及境界。毕竟,世界的残缺或残酷并不按年龄划分。

几十年前,鲁迅说过“救救孩子”;几十年后,孩子的普遍境遇已是不同,但若以最理想的生存状态为目标,仍有无法安置的沉郁之思。重温联合国儿童公约,对照我们的现实,为孩子争取好的环境,因为这是给他们一生的珍贵礼物。

责任编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