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日报客户端

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

关 闭

“许昌老城区消失的商号老店”之一 恒得颜染坊,见证时代服色变迁

摘要:

聚奎街北段路东今已成为商业房。

核心提示

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提供生活必需品的商号老店与大众的生活紧密相连。在今天的曹魏古城规划区内,出现过不少商号老店。它们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在“老许昌”的脑海深处依旧鲜活。

随着曹魏古城建设的推进,许昌老城区将发生巨变。查阅史料、实地探访、寻找知情人——本期的《许昌往事》,记者试图在历史的时空中再现一个个鲜活的片段,让今天的人们了解那些消失的商号老店。

旧时人们多穿土布衣服,上色靠在锅内加染料煮

“一望车向忙碌碌,染成花布色缤纷。时光已过多年久,再现辛勤作业人。”这是一首描写染工辛苦工作场景的诗。染布,作为一种十分古老的行业,早在唐代就已经很盛行。

今年86岁的张留义居住在市区机房街,是地地道道的“老许昌”。“我小时候,人们穿的衣服颜色很单调。”张留义老人说,那时候,人们衣服的主色调是蓝色、黑色。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大部分衣服、被褥由粗布制成。粗布也称土布,由各家各户用传统的织布机手工纺织而成。由于手工织出的棉布为白色,需要染色才能做成衣服,因此染坊随之出现。许昌人艾荣泉曾著文回忆旧时许昌县城内的染坊,介绍了当时染坊的分布情况:聚奎街北段路东、兴隆街、北大街、清虚街等处。

“记得城隍庙后街的一处染坊前面搭建有高大的木架子,用来晾晒布。染布用的染料是靛蓝,由蓝靛草沤制而成。”张留义说,当时染坊内设置有靛池,用于染布。“过去穿的布料都是染的,染料可以从染料铺购买,黑色、蓝色都有。染好后,用清水洗干净、晾晒好就可以做衣服了。”

家住市区兴华路的80多岁老人唐中华于1951年来到许昌。“从池塘内挖些淤泥,加入熬制的椿叶水,将白布放入其中搅拌、染制,半天后就着色了。”唐中华说,过去洗衣服除了用皂角外,还用“灰水”。把豆秆、芝麻秆、玉米秸秆等烧后形成的灰用筐筛下,加入清水即成“灰水”。“人们在‘灰水’中洗衣服、单子、被单,效果不错。”

民国时期,比较著名的恒得颜染坊就位于聚奎街北段路东,由许昌县(今建安区)五女店镇人马宝善于1917年开办。据《许昌县文史资料》记载,这座染坊由南侧三间草房和北侧三间瓦房组成,南北长约60米,东西宽约50米。这座染坊没有大门,有一条供独轮车及牲口车进出的路,方便人们运煤、送柴、运水、拉货。“染工随着市场行情增减,最多时有70多人。”

染料配制有讲究,顾客凭刻有图案的竹板取染布

染坊生意兴隆与否,主要取决于染色的技艺。如果染坊染出的布料、衣物色泽均匀、清新亮丽、不掉色、不褪色,自然业务就多。

据《许昌文史资料》记载,恒得颜染坊的院内设置有高大的晒布木架子,还配置有炉子和大铁锅、水缸、捶布石等。“我小时候家里穷,染布所用的染料是在南大街买的。买来后,家人将布和染料放在锅内煮。”家住东城墙街的一位80多岁老人回忆,当时染料铺多位于南大街北段和天平街西段。“老许昌”刘克宽回忆说,1947年左右,许昌城内有一些染坊,但在农村很多人是自己煮衣服染色。

旧社会,染坊的工人很辛苦,往往很早就起床干活儿。染布的时候,工人需要先将白布放入清水中浸泡半个小时,然后捞出来用棒槌捶打,如是数次之后放入加有染料的锅内煮,煮的过程中除了需掌握火候外,还要用木棍不停地搅动。煮好之后,工人要将布捞出来置入水缸中,洗掉浮色,捞出拧干,捶打一遍,然后观察颜色是否均匀,若不均匀,还需要重新煮一遍。染好的布,工人会将其放在架子上晾晒。

“染布的过程并不复杂,可恒得颜染坊的生意在同行中,几十年来一直名列前茅。这其中的秘诀就在于染料的配制。”许昌人李太合在一篇文章中回忆,染料配制的优劣直接影响着染布的质量。染料配比得当,染出来的布不易褪色且富有光泽。顾客拿来的布染好后如何避免混淆?店铺的做法是:事先备好刻有图案的长方形竹板,一分为二,一半让顾客保留,一半系在布上。顾客前来取布,竹板上的图案能够吻合即可。

工业制成品占领市场,染坊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染坊的兴衰,反映了百姓的生活变迁。抗战胜利后,市场上的工业制成品逐渐占领市场,染坊的生意受到很大影响。“1942年闹年馑,当时许昌城内还有不少染坊。”张留义回忆,随着细布、染色布和花布的逐渐普及,染坊的生意每况愈下。1946年,恒得颜染坊关门转行。后来,许昌城内的染料铺也“萎缩”成染料摊儿了。

“新中国成立后,染坊越来越少,后来就慢慢消失了。”唐中华说,“旧时人们生活条件差,20世纪50年代初期,经济条件不好的人还用尿素袋子做裤子。当时人们打趣说‘穿上怪跩,不值两块’!”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生产力的进步,市场上五颜六色的布匹出现,人们的选择多了起来。20世纪70年代后,市场上物美价廉的“的确良”等布料大量出现,引发了国人的“穿衣革命”。挺阔不皱、结实耐用的“的确良”成了那个年代的代名词。当然,人们更用不着染布了。

布料变迁史

原始社会——树皮、兽皮;古代社会——兽皮、丝绸(蚕丝)、土布(棉花)、麻布(植物);近代社会——皮毛、丝绸、土布、麻布、毛呢、哔叽;现代社会——羊绒、化纤、混纺、仿皮毛、仿丝绸、真皮、全毛、真丝绸。

新闻连连看

古时人们如何制作染料?

古时,人们将山中的赭石、丹砂、绿矾等天然有色矿物研磨成粉,用来涂抹衣物。据《周礼·天官·染人》记载:“凡染,春暴练,夏纁玄,秋染夏,冬秋功。掌凡染事。”周代,各地石染、草染、木染的技术已相当成熟。官府设有掌草、染人等专门机构,负责分管染色工艺的各个环节,从而形成了完整的染制体系。

春秋战国时期,染色业已非常兴盛。随着染色业的发展,我国许多主要的染料,如蓝靛、茜草、茈草、红花、黄栀等染色植物,已多数由野生采收改由人工种植,成为早期农业中的重要经济作物。


责任编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