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日报客户端

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

关 闭

走进曹操的情感世界

摘要: 排演一部三国时期发生在许昌的曹操与关羽的戏并扮演曹操,对于许昌戏曲艺术发展中心主任黄力杨来说,既是夙愿,又是长期积累,厚积薄发的艺术呈现。黄力杨从小学艺,在许昌市戏曲学校科班师从武生名宿刘明堃学长靠武生,又在许昌市豫剧团工作,扮演过若干现代戏的角色。

黄力杨在《灞陵桥》中饰演曹操(资料图片)



排演一部三国时期发生在许昌的曹操与关羽的戏并扮演曹操,对于许昌戏曲艺术发展中心主任黄力杨来说,既是夙愿,又是长期积累,厚积薄发的艺术呈现。黄力杨从小学艺,在许昌市戏曲学校科班师从武生名宿刘明堃学长靠武生,又在许昌市豫剧团工作,扮演过若干现代戏的角色。后因种种原因,他到许昌艺术学校担任戏曲教师,又到许昌市豫剧团担任行政团长,再到现在身为掌管豫剧、越调、曲剧三个团的许昌戏曲艺术发展中心主任。在此期间,黄力杨虽也演过小戏、小品,在全省、全国屡屡获奖,但从演员演大戏的真正意义上讲,毕竟阔别戏曲舞台13年了。这次,在省里戏剧专家点拨、鼓励下,在新编历史剧《灞陵桥》中担纲饰演曹操,他感到压力很大:久别舞台、身形已经胖硕不说,曹操何许人也?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军事家、政治家、诗人,是连毛泽东都敬佩的人。况且在世人心目中,曹操是一个性格复杂、褒贬集于一身的人,在传统戏曲中以白脸奸臣的定式深入人心,要想在一部新戏里,还原一个历史上雄才大略、仁德宽厚的新的曹操形象,难度委实不小。

然而,老师们的鼓励,点燃了黄力杨心中挑战自我、力攀艺术高峰的创作激情,毕竟这些年无论在艺术学校教学、带团演出,还是排演大小剧目上,他都有长期的艺术积淀,而在舞台上塑造深入人心的艺术形象更是一个演员的终极梦想。于是,黄力杨开始了塑造曹操这一人物的准备。他搜集了许多三国历史和有关曹操的资料:新旧两版的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尚长荣大师演的京剧《曹操与杨修》,还有《三国志》《曹操传》等书籍,一有空就反复看,从中获得对曹操形象的认知和感性积累。对剧中这个匡扶汉室天下、忧心忡忡,又求贤若渴、胸襟豁达、心怀仁德的曹操,经过由懵懂、含糊到逐渐清晰的较长的摸索,黄力扬逐渐接近并喜欢上这个角色。为了塑造好曹操的形象,他专门到许昌的三国文化景区春秋楼、灞陵桥,实地感受曹操对关羽那份求贤若渴的深情;在曹丞相府的官渡之战议事厅群像前、战役地图前,揣摩曹操当年统军作战的气度与胆识。为了在体形上接近人物,自打接受这个角色起,他每晚不吃饭,每天早晨步行5公里到单位练功,一坚持就是一年多,生生减掉了10公斤体重。这些虽然对于他走近曹操这个人物,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但要在舞台上塑造生动传神的曹孟德形象,还需调动各种艺术手段,努力走进人物的内在情感世界。

首先在唱腔定位上,如何根据自己真假声结合的嗓音特点,准确有力地表达人物的内心情感?黄力杨没有采用传统花脸的“虎音”,而是和作曲家赵国安反复研究、切磋,找到自己嗓音条件和适合表现曹操这个人物情感的最佳结合点。在念白上,为了很好地表达曹操沉雄、复杂的人物性格,黄力杨既向前辈大师学习借鉴,又向能求助到的京剧、豫剧声腔方面的老师求教学习。为了表现剧中曹操抚琴吟诗抒发胸臆的规定动作,他还专门求师于古琴老师,自费上课练习,使得在舞台上规定情境中的一抹一按、一挑一拨都力求达到入情、传神。“白马坡”一场中,曹操擂鼓助阵关羽,是表现人物关系、凸显人物个性的重要场景。黄力杨调动了过去领团时打鼓的基础,又每天刻苦练习,最终在舞台呈现上,让“曹操”击鼓击出了神采,铿锵有力、密如骤雨的鼓点,表达出曹操与关羽心心相印、同仇敌忾的心境。戏曲舞台上的特定人物往往有前辈艺术家塑造出的特有的身架造型,如关羽的背手拧刀、弓步推髯。而曹操在以往传统戏曲中的身架造型,则是含胸、耸肩的奸臣形象。如何塑造出《灞陵桥》中新的曹操的身形,让黄力扬颇费心思。简单模仿尚长荣在《曹操与杨修》中的表演,显然不行,因为尚大师演的是暮年的曹操,而官渡之战时的曹操正值盛年。黄力杨在导演的启发、帮助下,反复摸索、体会、学习借鉴各种艺术门类中的曹操造型,以侧身斜视、直伸手臂的身形来表现曹操沉思、果决、雄浑、大气的人物内在形象。在全局最终的人物定格造型时,黄力杨借鉴了曹丞相府门外广场上的曹操雕塑造型,显得霸气十足、雄浑有力。

演员演戏关键是要演好人物内在的细微情感。黄力杨在《灞陵桥》中饰演曹操时,努力把握曹操的内心情感波澜。第二场,大营中,关羽提出留在曹营的“三约”,在众将与谋士程昱皆阻止的情形下,黄力杨以背转身斜视关羽片刻,然后果决地伸出三个手指,沉稳地说道:“云长,你说的这第三约么——吾亦应允!”表现了曹操的豁达胸襟和老练城府。第五场,刘备的书信到,曹操虽果断地下令杀死知情的曹兵,封锁了消息,但程昱看出关羽早晚要得知此信,投奔刘备,力主不如早下决断,杀了关羽,已绝后患。众将也坦言:“关羽一旦到袁绍军中,将毁掉曹操收复四州,重振汉室的大计。关羽在以后的两军阵前,斩杀的将是我等大将。”这些话如重锤般一下下敲击着曹操的心,让他深陷于是杀是放的两难纠结中。黄力杨在这里用形体的颤抖和面部的痛楚表情,很好地表达了曹操内心的震颤。当一番抒发胸臆后,曹操于古琴前抚琴吟唱:“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黄力杨的处理是时而如泣如诉,时而仰天长啸,很好地传达了曹操内心深重的孤寂之情。最后一场,曹操在灞陵桥畔,赠袍送别关羽,满心惜留又实在留不住,只得敞开心扉对关羽说:“他日战场之上,我若是战败,落入你手,你当如何?”关羽沉思片刻回答:“丞相大恩,关羽自当报答。”一语成谶,为日后的华容道关羽放曹操一马埋下伏笔。关羽告辞后,曹操久久望着关羽的背影,深情注视,英雄相惜。继而对手下众将敬佩又不无懊恼地说:“众将!关羽不贪金钱,不恋爵禄,心怀忠义,不忘誓言,乃大丈夫也,汝等皆当如此!”黄力杨这段表演感情饱满连贯,激情澎湃又克制,把曹孟德此刻复杂的情感世界刻画得准确到位。

当然,和《灞陵桥》这出刚搬到舞台上的戏,还有许多打磨提升的空间一样,黄力杨塑造的这一曹操的舞台艺术形象,也还有待于观众的认可和时间的检验,需要进一步锤炼、提高,使之日臻完美。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黄力杨通过曹操这一形象的塑造,已经走在了从一个演员成长到一个艺术家的正确路径上。

责任编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