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日报客户端

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

关 闭

世家瓷韵——卢家世代钧窑的钧瓷传承

摘要: 几年的时间里,每一次前往卢家世代钧窑都是一件考验车技的事情,略显逼仄的小巷曲曲折折,如果无人引路,一般人甚至找不到入口。

卢俊岭(左)与卢占召

《葫芦瓶》 卢占召 作

《黑唐双系罐》 卢俊岭 作

几年的时间里,每一次前往卢家世代钧窑都是一件考验车技的事情,略显逼仄的小巷曲曲折折,如果无人引路,一般人甚至找不到入口。“以后如果有朋友来访就容易多了。”寒冬时节,神垕镇卢家第五代传人卢俊岭站在宽敞的院子中,笑意盈盈地说道。

从原先的小巷中搬离,如今的卢家世代钧窑位置优越,出大门沿市场街顺坡而下,500米左右就能到达神垕老街。新修的两层展厅窗明几净,在灯光的照耀下,一件件钧瓷散发着独特而诱人的光芒。阳光洒在一楼的茶台上,让坐在此处喝茶的人暖意融融。

如果是第一次来卢家世代钧窑新展厅的游客,进门之后,最先关注的可能是墙上挂着的族谱和卢家先辈画像。仔细观看,墙上还有他们20世纪50年代以后在不同地区帮助烧制陶瓷所获得的嘉奖证明。

原始的材料已经泛黄,但卢家人为烧制钧瓷所作出的努力一代一代传承了下来。从在田野里偶然拾到一块钧瓷残片开始,卢家已经六代与钧瓷结缘。这既是钧瓷界的传奇,也是卢家的骄傲。作为中国近现代钧瓷的奠基者,卢氏一族在100多年前恢复了失传近500年的钧瓷烧制工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以卢广东、卢广文等为首的卢氏艺人为钧瓷恢复烧制作出了巨大贡献。

一个多世纪的岁月流逝,卢氏一族坚守钧瓷道路,历经波折和苦难,却始终未曾放弃,至卢俊岭已传承五代。“钧瓷的传承,就我们家来说,最重要的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让釉色更加丰富。”卢俊岭说,作为卢家的传人,他压力很大,既要传承卢家一代又一代制瓷人的精神,又要传承卢家的钧瓷烧制技艺。

自20世纪50年代钧瓷恢复烧制以来,钧瓷艺术在不断摸索中逐渐迎来发展高峰,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今钧瓷行业百花齐放,但也有不少钧瓷人只考虑经济利益,忘记传承钧瓷艺术,抄袭、压价等现象时有发生。这些现象需要我们注意。”卢俊岭说。

对卢俊岭来说,卢家世代钧窑的发展,一是要在传承的基础上展现钧瓷艺术的新意,二是要把传统钧瓷的内涵和精神保存下来。从先祖卢振太到卢俊岭,卢家烧制钧瓷的时间已有百余年。在100多年时间里,卢家在根植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思索钧瓷的创新发展之路。 卢俊岭创烧的“黑唐新花”,成为卢家的独门绝技。“黑唐新花”窑变效果以黑、白、蓝为主色调,特征为黑中泛蓝、蓝中隐白、蓝白相间,有时还有红色浸润其间,呈现出大量蚯蚓走泥、龟背等纹路,既似唐时风采,又藏宋时韵味。

担子重、压力大,是卢家第六代传人卢占召最大的感受。大学毕业后,卢占召跟随父亲做起了钧瓷。卢占召烧制的炉钧葫芦,釉色浑厚透活,器物简洁流畅,手工拉制形体自然,釉面呈湖蓝色,让人心静如水,真正体会到窑变的神奇。这件作品成为“非卖品”。

“小时候我就听说过我爷爷卢正兴的事。他被人们称为‘铁头’,为什么?因为当年他烧窑时,为了节省燃料,开热窑、装热窑,窑还热着就进去搬瓷器,利用窑内的热量烧制下一批瓷器,结果头发和眉毛都被烧没了。”卢占召说,从这些事中,他体会到了匠人精神。

“先辈的心血赋予卢家荣耀,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别人烧钧瓷可以不用心,可以粗制滥造,但是我不行,因为事关卢家的声誉。”卢俊岭说,从先辈开始,卢家就始终走在恢复传统技艺的路上,有着敢为人先的勇气和矢志不渝的探索精神。而这,是卢家真正的财富。

站在新的院子里,也站在新的起点上,卢俊岭和卢占召感受到的是制瓷世家的荣耀与责任。


责任编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