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大半个中国的冰雪奇观 “美到彻骨”这里有正解

2018-03-02 09:18:42  来源: 国家地理中文网  作者:

我要分享:

摘要:

by清溪

春寒料峭,冻杀年少,这组冰雪题材的作品依然深深震撼人心。米兰·昆德拉曾形容巴赫时代的音乐,“那时的音乐就像玫瑰盛开在雪原般无边无际的寂寞之上”,彻骨而美丽——

本组图片摄影师走过新疆、青海、内蒙、四川、陕西、河北……看遍冰川、冰山、冰湖和冰原……“寒冷”是它们的主题,但“冰雪”更像一首无比肃穆的曲子,保留着彻骨、原初的美丽。

和其他季节相比,冬天,更容易使人们打心眼里生发出对自然的敬畏。冬风呼啸吼叫,暴雪漫天弥地。天地惨白,严寒彻骨——这是大自然宣示自我的形式。任性自我、肆意决绝,更衬托出人的渺小和羸弱。

青海黑河之源

八一冰川,黑河之源

位于青海祁连山中段,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野牛沟乡。野牛沟却无法寻觅野牛的踪影,只有亘古的冰河,兀自孤独地存在。

八一冰川宽阔的雪墙

这里的大雪纷纷扬扬,无止无尽,年复一年。堆叠、压迫,越来越沉重。直到有一天,訇然崩塌,惊天动地,以不可阻挡之势向下冲决。

新疆天山北麓

新疆天山北麓独山子

虽是戈壁荒漠,却不乏云杉林。黄羊、野猪和狐狸是这里的常客。深秋,在这里与一场初雪邂逅。

四川甘孜

四川甘孜| 彤云密布,一束光把山顶积雪照亮,鹰正盘旋。

陕西靖边波浪谷

by清溪

陕西靖边波浪谷,从侏罗纪时代沉积至今的红色沙丘,与冰雪形成了浓郁的色彩反差。风、水和时间共同雕琢出波翻浪涌的岩石奇观。如激流湍瀑,被瞬间凝固,又似染坊里大片的红色布匹,在冬日的暖阳下晾晒,被寒风吹出皱褶。

波浪谷寂静的日出时分

by清溪

不远处有连绵的明长城,烽火台突兀处,可以遥望东晋时匈奴铁弗部所建“大夏国”都城遗址。千年时光过后,这里只留下一片惊心动魄的寂静。行走其上,冰面发出咔咔巨响,在山谷里撞击出一连串回声。

冰雪坝上

习惯了坝上的夏天——苍绿的草原,天高云淡、白羊点点;习惯了坝上的秋天,红黄映射、五色斑斓。当一头扎进坝上的冬天时,才看到草原的另一切面折射的光影。

by清溪

风,肆虐而来,草原早已成为茫茫雪原,经过风吹雪蚀,呈现出岩石般的层叠和棱角。雪尘弥漫,冰晶折射,日晕冉冉如海市蜃楼,“三个太阳”同时升起,令人瞠目。

by清溪

日落时分,紫色雾霭笼罩着冰湖,呈现出透明而幽深的蓝紫色。湖面上的冰裂纹纵横成各种几何形状,安静、神秘,还隐隐透出几分令人不安的气息。

by清溪

农历腊月十五,明月初生,如婴儿般清澈澄明。雾霭渐起,轻纱笼罩,远远地,一泓巨大的月晕似彩虹环绕,如梦似幻,飘忽迷蒙,暗夜开始变得神秘。

by清溪

初升的月亮照亮了远处的山头,天空中繁星点点,粒粒清晰可辨。“月明星稀”的经验,在这里似乎被打破了。只有冰湖,在漫长的冬眠中恒久地沉默。

by清溪

雪落、日融、冰凝、霜簇。水,在冬天的草原上被拨弄出形形色色的花样。日出时分,冰河上的冰晶,开成了白色的花。

日出

by清溪

这是一个名叫“老村长”的牧场,名字有些奇怪。一座红山,几株歪歪扭扭的树,将冰河刺穿,在广袤中倔强地伫立。

内蒙坝上,冬天属于极简风格。

by清溪

风吹冰河,形成一颗巨大的心,仿佛看到天地间“永恒的爱”。

对不辞劳苦、远道而来的人来说,冬天的草原是一场盛大的浪漫,是一次诗意的旅行,是一次好奇的体验。在苍茫辽远、天地皆白之际,我们经常忘记草原的主人——人和动物的存在。牧人、骆驼、马群,还有牛羊,他们相依为命,默默忍受漫长的苦寒,期待春天的来临。

by清溪

冰雪笼盖四野,牧人们依然每天外出放牧,为的是节省饲草,以防备最极端的天气。马和羊都会用蹄子抛开厚厚的雪,露出下面的草。不管环境再恶劣,也要努力适应。生存,永远是草原动物生存的最高原则。

远远的雪山与漫坡的羊群

by清溪

风雪中的马群,是草原上最打动人心的画面。它们鬃背皆白、戴雪而归,是一幅大自然绘就的中国水墨画。

by清溪

不管什么季节,白桦树总是如此入画,它是上天赐予草原的恩物。

by清溪

洁白、干净、安宁,却又坚韧刚强,正如冰雪中的草原。它们或是一株独立,或是片片成林,柔柔地和冬日草原融为一体。树皮剥落处,犹如一枚枚漆黑的眼眸,俏皮而深情地凝望着世界。

马群徜徉在白桦树林里

by清溪

每天下午3点左右,牧人会用冰斧凿开冰面,牛群听见凿冰的声音,就会从四面八方跑来饮水。凿一个洞,够几头牛饮水,换个地方再凿一个,又有几头牛可以饮水……天气寒冷,刚刚凿开的冰面很快就又冻结了。

by清溪

阳光灿烂的时候,牛群会集体晒太阳。它们都知道,要把身体最大程度地朝向阳光的方向,尽量让太阳照射的面积大一些。人、牲畜和大自然,彼此间都心有灵犀、早有默契。

by清溪

在零下40度的严寒里,野外放牧时,捡些树枝生个火堆驱寒。热气迅速消散在空气中,暖意,其实来自心里。

by清溪

塞罕坝,蒙古高原东南缘。这里曾经松林千里、水丰草美、禽兽麋集。康熙大帝将这块“南拱京师,北控漠北,山川险峻,里程适中”的漠南游牧之地设为“木兰围场”,并将“木兰秋狝”定为祖制。年年旌猎大军逐鹿于此,以保持军队的战斗力。今天,这里是连绵不绝的人工林海,浩瀚无垠。

by清溪

一夜轻雾凝于树梢成为雾凇。清晨,阳光斜斜地打来。弥漫的灰紫,流淌着诗意。

by清溪

被点亮的树梢,绒绒地、柔柔地蓬松着,像是江南的芦苇,在风中摇曳。

by清溪

白雪映衬下,树干有了青铜的质感。

by清溪

雄强、粗粝、豪迈——冰雪的气质,也是西部的气质。


责任编辑:

附件:

推荐阅读

数字报

许昌日报客户端(Android版)

请使用手机浏览器扫描

许昌日报客户端(iPhone版)

请使用手机浏览器扫描

许昌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地址:许昌市龙兴路报业大厦 邮编:461000 豫ICP备:05010577号 业务电话:0374-4399669 值班电话:0374-4399669 邮箱:cn.21xc@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