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日报客户端

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

关 闭

20世纪50年代, “许昌多硬山砖建民居”

摘要:

核心提示

1951年,宿白先生曾主持位于禹县白沙镇的3座北宋雕砖壁画墓的发掘工作,并于1957年出版《白沙宋墓》,为中国历史考古学开创了物质文化研究的典范。

其在1951年赶赴禹县的途中,对沿途见闻尤其是沿途的一些古建筑进行了详细描述。从许昌到白沙,宿白先生途经的地方有着怎样的故事?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些古建筑是否还在?它们又经历了怎样的风雨?近日,记者驱车沿着当年宿白先生的行迹,先后到建安区灵井镇、泉店社区及禹州市进行探访。



灵井镇的一些砖建民居。记者 牛志勇 摄


昔日硬山砖建民居,今多为平房、楼房

1951年12月12日夜,宿白一行五人由北京出发,乘京汉铁路(今京广铁路)火车去禹县白沙水库进行考古发掘工作。到许昌下车后,他们改乘汽轮马车向西北经过当时的灵井镇、泉店乡抵达禹县白沙镇。虽然考古任务紧急、行程匆忙,但从许昌到白沙的行程尤其是许昌境内的一些古建筑给宿白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白沙宋墓》附录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州多旧迹,沿途废城、古冢迤逦不绝,殷周陶片、汉画像石、花纹砖、唐宋瓷片更随处可见。”

“许昌多硬山砖建民居,其砌砖方式与北方不同,大约都在八行到十二行横砖之上,施陡砌丁砖一行。这种砌法可能由于此地黄土性黏,墙心所填塞之黏土,可以增强墙心与砖皮之间的黏着力,所以不必如北方常见的‘一横一丁’耗用砖块较多的做法。”宿白先生指出,许昌民居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梁架上应用了大叉手。

斗转星移,由于许昌市区变化巨大,其所提及的旅社、饭店已无法找寻。3月8日,记者从许昌市区天宝路出发,沿着许禹快速通道一路向西,沿途经过半坡铺、大路李等村庄,道路两侧所能看到的房屋多为两层乃至更高的楼房,偶尔能看到一两座硬山式砖建瓦房。行驶20分钟左右,记者就到了宿白先生在许昌停留的第一个镇——灵井镇。灵井镇街道上商铺林立,吃、穿、用等商品一应俱全,高楼众多。记者看到,灵南村尚存有不少砖建民居,与现代化的楼房形成鲜明对比。

旧时,许昌城西一带,由于距离禹州较近,人们购运砖石、灰瓦比较便捷,所以民居中瓦房比较多。许昌城东一带为粮食产区,麦草较多,所以草房较多。这是旧时许昌县境内民居房屋的显著特点。半个多世纪前,宿白先生沿途所看到的房屋多为砖瓦结构,这是当时许昌民居的典型特点。

“生活条件好了,农村的房子越来越好,越盖越高。”采访中,建安区灵井镇一些老居民回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群众的居住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20世纪60年代,人们改草房为瓦接檐,称之为“金镲玉”;20世纪70年代,砖木结构的瓦房出现,其款式仍为厚墙、高脊;20世纪90年代,钢筋、水泥结构的平房与楼房出现。

许昌旧式家具样式繁多,居民家中今多已消失

“许昌旧式家具,多存宋制,如桌椅用圆足,侧脚和收分俱甚显著。又如巾架上方横撑两端上翘,雕刻兽首。家具的装饰花纹,也和民居山墙相同,流行用忍冬。”宿白先生在文中说,忍冬纹是六朝晚期主要的装饰纹样,唐初即逐渐为“初期的枝条卷成”所代替,许昌一直沿用且发展成各种样式的组合,“考古不知今,实在是难以想象了”。

随着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加之许昌人居住房屋的不断改进,相应的家具陈设亦有显著变化。旧时,只有富裕人家能用得起的方桌、条几、太师椅、卧柜、抽屉桌等渐渐消失在人们的生活中,取而代之的是款式新颖的沙发、茶几、大小衣柜、电脑桌、梳妆台等。在灵井镇一家大型综合超市二楼,记者看到各种款式新颖、价格实惠的沙发、床、电视柜等应有尽有,和城市里的家具卖场没什么两样。一名店主感慨地说:“现在即使是农村,很多人也盖起了楼房,有的还进行了装修,昔日的条几、方桌等没了用处,沙发、茶几、电视柜等成为标配。”

许昌学院中原农耕博物馆研究员韩晓民曾对许昌旧时的家具进行过一番研究。

据介绍,旧时许昌民间的家具有顶子床、大床、平板床、罗圈椅、太师椅、官帽椅、灯挂椅、梳背椅、玫瑰椅、交椅、凳子、八仙桌、几、箱子、柜子等。每种家具有相应的特点和摆放位置,有的家具如顶子床、太师椅只有富贵人家才能用得起,所以也成为经济条件和身份的一种象征。

“灵泉瑞溢”古景不在,重修时间尚未确定

1951年,宿白先生到达灵井镇后,对镇内的古建筑进行了一番察看。他不仅看到这里有灵井大庙,而且目睹了被称为“许昌十景”之一的“灵泉瑞溢”。宿白先生的记录中说,彼时的灵井大庙位于镇街北,三门内有灵泉,泉上覆以三檐小阁,泉阁北为水母大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单檐歇山顶,其前列有六通明清时代的碑刻。“阁内外柱集中四隅,中容灵泉,泉上自阁顶垂塑一龙,龙首下俯。三门外隔镇街建观音堂,堂小巧,单檐歇山顶,斗栱、翘檐和灵泉阁同。堂南壁外面下方置一石雕龙首,龙口吐水,水贮成一池,此水即由灵泉暗引至此者。”宿白先生根据观音堂、灵泉阁、水母大殿和庙西的西大殿的建筑形式、斗栱组织,认为其大概是明代所建,清初或略加修整。“古建不多的河南,得此一群明清间物,也颇不易。”

“灵泉瑞溢”位于灵井镇十字街口西北角。“看景不如听景,这里的泉水早就不流了,现在没啥看头儿。”家住灵井镇十字街口的林凤春,今年已经80多岁了。“俺姨家是灵南村的,我小时候就经常在这口井边玩耍。”林凤春回忆,以前古井上方有亭子,亭内雕有盘龙,非常好看。井内水清且浅,内有泉眼,泉水哗哗地往外流,附近的人都来这里挑水吃。井的南边不远处,还有供奉有神像的庙宇。“后来,亭子被毁了。”林凤春说,再后来泉水也断流了,只剩下一口枯井。

“灵泉瑞溢”为许昌古十景之一,井原来在卫灵公庙内,因其久旱不涸,涝而不溢,故称“灵井”。宋《太平寰宇记》记载,“许昌灵井,亦称灵泉”。1980年,这里被公布为许昌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记者看到古井旁边的一处房屋上,张贴着重修“灵泉瑞溢”的效果图,似有重修之意。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重修的时间尚未确定。

新闻连连看

宿白先生

宿白,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教授,1922年生于辽宁沈阳,194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史学系。他系中国佛教考古和新中国考古教育的开创者,著有《白沙宋墓》《藏传佛教寺院考古》《中国石窟寺研究》等。2016年,宿白先生获得首届中国考古学终身成就奖。2018年2月,宿白病逝于北京。

白沙宋墓

白沙宋墓是北宋末年赵大翁及其家属的墓葬,共3座。一号赵大翁墓为前后室,二、三号为单室墓。

白沙宋墓是北宋末期流行于中原和北方地区的仿木建筑雕砖壁画墓中保存最好、结构最复杂、内容最丰富的一处。它的发现为研究北宋仿木建筑的雕砖壁画墓提供了重要资料,被列入中国20世纪100项重大考古发现。《白沙宋墓》一书也是我国田野考古纪实的奠基之作。

责任编辑:

附件: